当前位置:首页 > 通识动态 > 正文
【通识课程研讨周】系列活动之一 聊聊通识教育那些事
作者:    发布日期:2018-05-05 00:00:00   查看次数:224 次

 

香港中文大学通识教育概况:   

       香港中文大学的通识课程有两大部分——大学通识、书院通识。大学通识的科目由大学通识教育部及学系开设,着重培养学生智性的成长。书院通识由九所书院提供,较强调从经验中学习。大学通识再细分为《通识教育基础课程》和《四范围》。通识教育基础课程共有两门必修科,分别是《与人文对话》和《与自然对话》,由大学通识教育部专聘的老师任教,学生一般会在一年级下学期或者二年级上学期修完。四范围共有四个模块—“中华文化传承”、“自然、科学与科技”、“社会与文化”、“自我与人文”。四范围共有二百多门通识科,由学系提供,同学必须在四个模块里至少各修一门。港中文通识教育基础课程开创本地通识教育先河,课程理念与大学愿景契合,建立广阔的知识基础、技能、价值观及全球视野,同时具备独立及批判思考能力。港中文通识基础课程的成效备受各界肯定,成为通识教育的楷模,2015年香港中文大学通识基础课程获得美国通识及博雅教育课程协会(Association for General and Liberal Studies)通识教育优化模范课程奖。  

 

       黄鑫副院长简短的开场白后,王永雄博士介绍了香港中文大学通识教育的发展历史以及具体做了哪些尝试,有什么成功的经验,并提出了一些值得思考问题。

 

 

 

 

 

       王永雄 ,香港中文大学高级讲师,大学通识教育部副主任,兼任香港中文大学资优课程顾问及讲师、香港学术及职业资历评审局评审委员、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外考试委员等职。曾获得香港中文大学通识教育模范教学奖(2006年)、校长模范教学奖(2008年)、博文教学奖(2011年)以及教资会杰出教学奖(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2016年)。

 

 

一所大学的通识教育是怎么样的呢?

 

       永雄博士谈到,通识教育和专业教育的不同之处在于,专业教育要研究的都是很细致的问题,但是通识教育问的是比较宏大的问题。比如生命是什么这个问题,生物学可以回答一些,但是通识教育要问的就超越了专业的部分。在这个方面,老师是需要慢慢训练的,但主要不是在知识上,而是在态度上。比如新老师刚进校的时候就要来听我的通识课,来看一个只懂物理的人怎么把物理和哲学结合到一起,看他如何跟学生讨论一些他也不熟识的生物学和科学历史。当然,我们也有知识上的训练。老师来自不同专业,彼此之间会多沟通交流,一起开会、备课,就能从其他人身上学习一点点自己本来没有的学科背景。建立学习群体,岂不就是一个通识教育的理念么?

 

 

如何设计通识课程?

 

       通识课程的设计上,港中文大学要求学生大量阅读经典内容,强迫同学去搜索、思考相关内容,并不是迁就学生的意愿。永雄博士强调到:在设计过程中,我们一直坚持两个信念,第一个是所有人都关心的一些问题,即在不同文化、不同时代的背景下,什么样的人生是一个好的人生,什么样的社会是一个理想社会;第二个关于“经典”的问题,对于学生来说,会觉得经典很远,他们怀着一颗敬畏且好奇的心面对经典,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怎样引导学生进入经典。所以我们的老师做了很多配套,比如出微型教材,开发app等,再通过老师主讲、同学讨论等方式,让不同学系的学生结合起来,一步步引导学生透过问题理解经典内容。一整套下来,我们发现效果很好,成果让人喜出望外,学生们纷纷表示他们Happy to be forced,普遍有种“他们本来以为他们不能做,但是通过课程的学习,他们不仅认为自己能做,而且能更好应对挑战”的成就感。  

 

 

 

 

 

如何量化学生学习成果? 

       在课程学习效果评价上,港中文摸索了很多方法。 有一些工具来分析学生学习的最后成果,做了一些量化的研究,主要是把学习或者是自信的发展,看成是从一个基础慢慢进阶的过程。采用分阶段测试方法,测试的出发点是去把握知识,吸收不同的人对于某一个问题的看法。这种测试不仅测试学生对知识的把握和转述能力,而且测试学生是否有自己的解读和洞见。测试最终结果可以用将学生分成四种:第一种不明白解答的是什么问题,只知背书本。第二种是知道问题,找到合适的理论来支持论据,可是比较单向,并非仔细的分析。第三种是比较成熟,有不同的考量,但往往过于注重分析,而没有得出结论。第四种是既能认识到分析和证据的重要性,同时也能够结合现有资源,切中要害。

       在问及港中文通识课程评价体系是如何建立时,永雄博士回答道:我们有一个通识教育的委员会。里面有谁呢?不同的学院都会有一个代表,比如说院长,还有一些校长指定的人及通识学院的主任。这样组成一个很大的组,来决策一些事情

 

 

 

       最后黄鑫副院长总结到:从永雄博士的交流中,我们可以知道,香港中文大学通识教育之所以享誉全球,并非一蹴而就,而是因为他们不断地尝试,一点点的修正,通识教育重在“育”而非“教”,提供多样化的的选择,让学生得到自由的、顺其自然的成长。我们通识教育学院的老师也要沉下心来,精心设计课程,为学生提供高质量的课程。 

       此次交流分享会拉开了通识教育研讨周系列讲座的序幕,更多关于通识课程研讨活动,期待大家关注!